當前時間 :
您的位置:主頁 > 游記 >

游記

    拜謁闖王陵

    作者:        發布日期: 2016/11/2 19:13:53    查看次數: 2

    之所以會想起來去,完全是因為比預計時間早一天到了常德,而機票又改簽不了,只能干等,閑著也是閑著,就找找附近有什么可去的地方,查到了位于的闖王陵,尋思離常德應該不遠,便動念去那里看看。

    早上從賓館去近在咫尺的長途車站,卻因為貪睡去遲了十分鐘,去往高度的車剛開走,而下一班得等三個小時,到中午十二點。正打算放棄計劃,就在常德市區逛逛時,另外一輛車的司機過來拉客說,可以坐他的車去澧縣,然后再轉去高度,順路,于是便上車。

    之前沒查地圖,萬沒想去高度竟然那么遠,去澧縣的中途轉車,兩個多小時才到,又從高度乘車去夾山,折騰到下午一點左右才站在了闖王陵的門口。

     

     

    但凡名人,死得特別點的,總會有他其實未死的傳聞流出,例如貓王,例如李小龍,例如黃家駒,而李自成以帝王之尊(雖然只當了43天),且又是在敗兵途中出的事,關于他的歸宿更是引得史家眾說紛紜。而此地,就是其中一說他最終歸天的地方。(前幾日去的辰溪大酉山丹山寺也是其中一說)

    闖王陵是在原奉天玉和尚墓址上建的陵園,建制不小,有兩公頃,里面陵衛、牌坊、神道、陵寢一應俱全,特意踱到李自成紀念館里看了半天,里面列出各種證據證明此地埋葬的奉天玉大和尚就是李闖,說得有鼻子有眼,我等不是歷史學家,也就姑妄聽之了。(以前看到過通城和通山爭論哪里的九宮山才是李自成殞命處,也是各種學術論文,說得言之鑿鑿,看得人眼花繚亂)不過,那幾首號稱李自成殘留的梅花詩倒是寫得夠爛,像是他這種粗人的手筆。

     

     

    頗為壯觀的寢陵前赑屃馱碑示“奉天玉大和尚之墓”,寢陵里的鍍金塑像自然是李自成了,在寢陵后的明樓里,赫然豎著一碑,上面乃是本朝太祖手書“大順帝李自成將軍”。李自成也算一代人杰,中國數千年,以平民流寇出身造反起家,最后做到傾頹天下改朝換代的,也就是劉邦、朱元璋、他和太祖等幾人而已,想必太祖對他也是惺惺相惜的,進北京前還專門提到說“我們可不能學李自成”,警示自己別重蹈覆轍。

     

     

    整個陵園最大的特色是很多建筑都是海外華人捐資建的,小到神道前的牌坊大到整個陵寢,這倒是怪有意思的,為何沒有國內的大佬捐資呢?是因為沒有閑錢?還是因為對李闖不感冒?或者是對文化建設不感興趣?

    在馬路的另一側就是奉天玉大和尚曾擔任過住持的夾山寺,又名靈泉寺,也是“茶禪一味”的發源地,據說日本茶道便是以此為宗的,前些年還有日本茶道專家專門來此朝宗。

     

     

    進了寺門,便是一畝方塘上懸折橋,橋中有一亭,曰蘭清亭,看題匾是蘇軾,小小地吃了一驚,這個毫不起眼的小亭竟有如此大家題名?穿過亭子,再回頭,另一側又懸一匾,寫的仍然是蘭清亭,不過這次的落款是米芾,更吃驚了。整個寺走下來,發現幾乎每個牌匾都是名家筆跡,有顏真卿、趙孟頫、啟功等等,就連小小一個齋堂都是東坡居士題的,嚴重懷疑這些都是集帖,否則這寺廟也太牛X了。倒是趙樸初老先生的墨寶有可能是專為本寺所書,這符合他愛到處題匾的作風,數了數,包含寺名在內最少有七塊牌匾都是他老人家所題,大汗!

     

     

    寺里相當清靜,既無游人也無和尚,其中在大悲殿的后墻下面有個略顯隱秘的小門,從那里進去曲曲折折可以從法堂的菩薩像下面出來,據說那是李闖當年建造的用來藏匿戰備物資人員的秘宮。由奢入儉難,做過了皇帝的人當個和尚也不安分。

    走著走著,來到一個四面矮墻包圍的小小的佛堂,在那里值守的是個中年女子,她見我挎著相機又只拍建筑和風景,以為我是記者,提醒我佛像是不能被照相的,我便借機和她聊了聊。她是個居士,且不是本地人,從江西過來護法,問她何以那么遠來此地,她說以前來這里上過香,這里的菩薩很靈,且此地很清靜,適合修持。她拿了三支香給我,我向來不拜佛,謝絕了她的好意,合什告辭,她也沒多說,淡淡地笑了笑,閉目拈佛珠繼續念經。

     

     

    走回大雄寶殿,值守的竟然也是個中年女子,她倒是高度本地人,也是來護法的,問起此寺何以不見和尚,她說臨近春節,和尚都作過年的準備去了,只有早晚課才來??磥磉€是中國傳統的力量大啊,一個春節就可以蓋過各種佛誕。

    在大雄寶殿的側面墻上,掛了幾塊黑板,上面用粉筆寫了一些偈語公案等,書法不好,但確是手書,由此也可見此寺的和尚確實是在修持的,否則,哪用得著手寫,直接掛點印刷品,比這精美又可以作為寺廟的點綴糊弄游客。

    走回馬路邊,看到在闖王陵旁邊不遠有鄭洞國將軍之墓,就順道去瞻仰了一下。簡簡單單的一座石墓,沒有多余的遮蔽,就這樣在細雨中濕漉漉地立著,作為參加過國民黨多次重大抗日戰役的一代名將,比起前兩日去的鳳凰山上囚禁過的那位把東三省拱手送日本人的張將軍,得到的待遇可謂天差地別。

     

     

    在泥濘的馬路邊等車回高度,這時來了位老太太,看樣子也是要去高度的,就和她聊了兩句。等了好久,終于來了輛出租車,攔下后問了價,雖有點小貴,但想此地偏僻又時近傍晚,有車已屬不易,就準備上車,并讓老太太一塊兒走,我替她出錢,卻被她一把拉下,說他訛你呢,硬不讓我上。又等了一會兒,來了輛拉客的私車,老太太上去和司機講好了價,叫我上車,果然便宜很多。在路上,司機說聽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我還沒來得及回答,老太太接過話頭說“他不是可我是啊”,又言道人家大老遠來玩,怎么能讓他被訛詐,這不是丟高度人的臉么?真是位可愛的老人家!后來司機聽說我今晚要趕回常德,特意繞路把我直接送到了長途車站,在朦朧的暮色中趕上了最后一班回常德的車……



    其他圖片一并放于下面